1. <dd id="hrojj"></dd>
  2. <th id="hrojj"><track id="hrojj"></track></th>

    1. <progress id="hrojj"><track id="hrojj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  揚州地處長江下游、京杭大運河沿線,歷史悠久,風景秀麗。清朝時,這里既是工商業發達地區,也是文人薈萃的風雅之地。乾隆六次南巡都經過這里,對揚州的繁榮發展起到了一定作用。
        乾隆南巡至揚州的路線
        乾隆帝每次南巡都于正月十五前后從京師出發,經直隸、山東到江蘇渡黃河,乘船沿運河南下,經揚州、鎮江、丹陽、常州、蘇州進入浙江境內,再由嘉興、石門抵達杭州?;罔帟r,繞道江寧,祭奠明太祖陵,于四月下旬或五月初返回京師。
        乾隆帝南巡走水路時,御舟前有兩對船走兩邊引路,船旁有一人騎馬在河邊行走,以備差遣。另有四只大船名安福艫、翔鳳艇、湖船、撲拉船,跟在其后,其余船只裝載各種用品及隨從官兵。船行時,河兩岸及橋頭村口各安排士兵守衛,禁止私船出入,纖道每里安設兵丁三名,令村鎮民婦跪伏瞻仰,御舟經過需回避時,令男子退出,不禁婦女。
        每次到揚州,乾隆帝都會駐蹕多日。揚州的御道用文磚或石板鋪成,要求平整筆直,不能隨意彎曲,為此,許多民宅被拆,墳墓被挖,良田被毀。此外,所經之路要用黃土鋪墊,潑水清塵。道旁或搭彩棚,或陳水嬉,還要有老百姓沿路迎接。乾隆三十年(1765)游上方寺時,由于“萬民隨馬足趨瞻”,出現了“或有踐踏麥苗者”的景象,乾隆帝作詩云:“馬足紛隨定何礙,蹂躪惟惜麥苗芒。”
        揚州鹽商對乾隆南巡的資助
        乾隆南巡的主要財政支柱是兩淮的鹽商,兩淮鹽運使司公署就設在揚州城內,八大商總也住在揚州城內。“揚州鹽商豪侈甲天下,百萬以下者謂之小商。”這些商人盡管經濟上富逾王侯,但在政治上卻無權無勢,對官府存在著嚴重的依附關系。因此,每次南巡時,當地官員都從他們手中勒索資金,巴結皇帝,還令他們籌辦行宮、園林等南巡工程。而這些富商也正想借南巡討好官府,特別是皇帝,為自己贏得榮譽和權勢。
        鹽商對乾隆南巡的資助先是捐銀。如二十六年、四十五年、四十九年,兩淮鹽商每次都捐銀100萬兩,這些錢相當一部分被充作南巡時揚州官府辦差及乾隆帝賞賜之用。他們還進獻詩、賦、字畫和文集等禮物,有的也進呈和時事有關的論文。乾隆帝對此都賞賜從優。
        此外,鹽商還直接辦理接駕等事,負責供應皇帝南巡的日常所需。因巡幸隊伍十分龐大,這筆開支為數很大。如地方官命商人沿塘遍置盆盂,數量成千上萬,以備纖夫便溺,而御舟一過,盆盂即被役夫破壞,等御舟再經過時,又要置備新的。
        乾隆南巡所建揚州行宮的出資人多為鹽商。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《揚州行宮名勝全圖》上標明,集資修建當地行宮的商人一共修建了樓廊5154間,亭臺196座。揚州有4處行宮,其中天寧寺行宮是專為乾隆南巡而修建的。該寺居揚州八大寺之首,乾隆二十一年由商人出資在寺旁建起行宮。行宮內的布置和陳設非常奢華,書籍、字畫、瓷器、掛屏等不計其數。這些玩好器物大多是地方督撫向通省大小官員臨時借用或重金購買,乾隆帝對此心知肚明,擔心由此造成種種情弊,在二十六年下令:“除高旻寺行宮原系商人自行置辦,應仍聽其預備,但須交收清楚外,其余各處行宮,概無得陳列玩器。”
        鹽商們還廣建園林,“如汪氏之凈香園,黃氏之趣園,洪氏之倚虹園,汪氏之九峰園等。”“當時各大商所造園林,甲于天下。”乾隆帝六次南巡,揚州鹽商一次又一次建造園林,園林加上行宮,從揚州城里到平山堂,處處亭園樓臺,號稱“一路樓臺直到山”。
        為迎接南巡,鹽商們還不惜花費巨資,蓄養花、雅兩部戲曲班子,在數十里長的河兩岸,搭起戲臺,奏樂演戲。由此也帶動了揚州戲劇的發展。乾隆四十二年,巡鹽御史伊齡阿奉旨在揚州設局修改曲劇,歷時四年完成,留下了寶貴的戲曲文化遺產。
        乾隆帝對揚州紳商的褒獎
        南巡中,乾隆帝的特殊褒獎種類繁多,題字較為常見。在揚州駐蹕時,他曾書寫許多福字分賜官商縉紳。當時揚州盛行修建私家園林,得到御書福字的人紛紛蓋起福字廳,以相炫耀。天寧寺就曾得到乾隆帝賜給的匾額七個、盈聯八副,另有御制七言律詩四首,刻石供奉于碑亭中。
        有時乾隆帝也給商人一些實際好處,如四十五年,免除兩淮鹽商未交稅銀一百二十萬兩,緩征銀二十七萬兩;四十七年,免除淮南商人未完銀二百萬兩。此外,還允許鹽商在規定領取的鹽引之外,每引加耗二十斤。由此,乾隆帝博得了“圣恩浩蕩”的美名,但事實上,這些減免和加耗數量上有限,而商人們在巡幸期間的巨額開支及損失,是無法用數字統計的。
        乾隆帝還授予商人大量的空頭官銜。如十六年南巡,乾隆帝發布上諭說,兩淮商人“踴躍急公,捐輸報效”,令將其職銜加頂戴一級;二十二年,又以兩淮眾商承辦差務積極,令將官秩在三品以上者,賞給奉宸苑卿銜(內務府掌皇室苑囿園林的官署名),未到三品者,各加頂戴一級。二十七年又下諭旨,給16位商人或賞銜,或加級。這些空頭官銜沒有什么實際意義,但可以榮耀身份,而這正是商人們朝思暮盼的。
        四十九年南巡時,乾隆帝將一部《四庫全書》藏于揚州大觀堂的文匯閣,并允許士子借閱。這對當地教育、文化的發展有推動作用。
        南巡對揚州城市發展的影響
        乾隆時期,國*家財力雄厚,統治階級中浮華、享樂之風日益加劇,尤其是乾隆南巡時,大量商人、紳士、文人墨客、優伶雜技聚于皇帝駐蹕的幾個城市,極大刺激了這些城市的商品消費;同時,官府、名流為了巴結、討好皇帝,大肆修繕裝飾園林、道路、民居、作坊,一時間揚州等中心城市急劇繁華。
        早在乾隆南巡以前,揚州就是商人匯聚之地,商品經濟比較發達,南北商人多在此聚集。清初文人孔尚任有詩云:“東南繁華揚州起,水陸物力盛羅綺。朱桔黃橙香者掾,蔗仙糖獅如茨比。一客已開十丈筵,客客對列成肆市。”其盛況可見一斑。
        然而,市鎮建設卻相對落后,整個城市尚未脫離鄉村集鎮的氣象。據史書記載,乾隆初年,這里還很荒涼,河道寬不過兩丈,河岸亭臺很少,黃土白沙,雜草蟲鳴。自從十六年南巡以后,商人雇工興修,增榮飾觀,于是河道變寬,水勢浩浩,迂回曲折,其風景之秀麗迷人,竟非文人畫士所能描述。
        但是這種繁華只是由帝王南巡所促成,與當時社會生產力的實際發展程度相脫節。揚州繁華中的病態因素在后世產生了不良影響,尤其是當乾隆帝停止巡幸以后,揚州城就開始呈現衰敗跡象。嘉慶初年,當初修造園林的商人大多歇業,畫館寒士生活清苦,吏仆傭販皆不能糊口,加上江淮水患,各地饑民結隊乞食。至于南巡期間修造的園林樓閣,也花木凋零,樓臺傾毀,十之八九終成荒蕪一片。
        乾隆南巡
        文章作者簡介
        岑大利,女,北京人,中共中央黨校文史教研部教授,主要研究中國古代政治史、清史,著有《中國歷代鄉紳史話》、《中國乞丐史》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0
  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  手机牛牛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