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d id="hrojj"></dd>
  2. <th id="hrojj"><track id="hrojj"></track></th>

    1. <progress id="hrojj"><track id="hrojj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        今年底,寶應的高鐵就要通車了。新建的高鐵站還沒有去過,聽說是很漂亮的。我不由想起了寶應的汽車站,這可是近幾十年來寶應主要的交通集散中心,而算起來,前前后后寶應的汽車站竟然三易其址,一共有四處地方呢。
          忽然有種沖動,再去這四個地方走一走,看一看。
          前不久一天下午步行去了新西門的運河堤,先去找找zui老的那個汽車站吧,我與它已經起碼四十多年沒見了,不知還在不在。
          我記得這個zui老的一個汽車站應該在新西門向南走不是很遠的地方,于是一路尋去。運河堤兩邊已經顯得殘破與衰舊了,走了幾百米,不見蹤影。我就沿著堤坂子下去,找到一戶人家。有一位老年婦女在做家務,我向她打聽老汽車站的遺址。她很好奇地看看我,說,還在南邊,你走到造紙廠大門那邊再問。我又向南行了二三百米,路邊又有幾個大媽在聊天,我再問。其中一人很熱情地說,前面就是造紙廠的大門,大門北邊那房子有個牌子,就是了。向前走了不遠,果然在荒草中看到一個已經很老舊的房子,墻上掛著一個不大的牌子,上面寫著:“寶應縣文物保護單位 寶應汽車站舊址 時代1952年”云云。
          我從造紙廠大門進去,轉到這房子的前面,上了幾層階梯,走到房子前面。依稀可以辨認當年的樣子,那是候車室的大門。再進門站到房子中,里面堆滿了雜物,墻壁與天花板的石灰都剝落了,而有一處天花板完全損壞,屋頂竟然也有一個大洞,可以看到天空。
          此時此景,一股滄桑之感油然而生。我想起了許多往事:
          1959年我隨母親從北京來到寶應,是坐火車到鎮江,過了渡船坐汽車到揚州稍停兩三天,又乘汽車到了寶應。就是在這個汽車站下車的。
          那時的揚清公路(從揚州到清江,當時淮陰叫清江市)從邵伯開始就都是在運河堤上行駛了,那是一條沙石路,遇到大雨還是很難走的。這個汽車站就在運河堤邊上,有一個候車室,售票也是在候車室里有個窗口。好像候車室的旁邊還有一個小飯店,叫車站食堂。一順邊的還有一間管貨物托運的貨運處。
          母親在寶應師范任教,每逢寒暑假都帶著我外出到親友家。每次都是在這個車站上車去鎮江或是揚州再轉車船,而在候車室里常常會和許多熟悉的人碰到面。那時寶應的文教衛生系統許多人都是外地分配來的,尤其是當教師的,所以一放寒暑假都會在一兩天內乘汽車離開。當時母親在的寶應師范就有姚思濂、陳襲老師(上海人)、吳運壽、唐寅生老師(南京人)、李毓奇(無錫人)、徐憲龍(揚州人)等,到了寶中就更多了。當時的班車不是太多,所以都要提早買票,而且汽車車況差,路況也差,經常晚點,所以就要等很長的時間。而這些外地人就在這候車室里海闊天空地聊起天來。車一到,工作人員吹起了哨子,大家就手忙腳亂拎著大包小包排起隊來準備上車了。
          這個車站位于當時寶應城的zui西邊,那時的寶應城,從zui東邊、zui北邊和zui南邊到這個車站也不超過一公里,但是它卻是位置zui高的建筑吧,因為寶應的平房的屋頂都在運河河底之下,它是基本與運河堤在一個水平面上的,也就是它房子的地面在城內房子的屋頂之上。
          從牌子上看,這個車站的房子應該是在1952年修建的,算起來快70年了,也是名副其實的文物了??蓮默F狀看,如果不加以維修與管理,很可能不久的一天,就會坍塌。所以,我覺得既然作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,還是要落實保護的措施,僅靠一塊小小的牌子是無濟于事的,畢竟它在寶應交通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頁。
            信息來源:勝寶應真 作者:何平


         

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0
  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  手机牛牛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