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d id="hrojj"></dd>
  2. <th id="hrojj"><track id="hrojj"></track></th>

    1. <progress id="hrojj"><track id="hrojj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  民謠有“宜陵到磚橋,中間有座五里窯”一說。五里窯是座古磚窯,正好位于揚州市江都區宜陵到磚橋這段老通揚運河的中點南岸——離兩鎮各五里,故稱為“五里窯”。周邊建筑、河流也以“五里”命名,向北隔河相望的徐家祠堂稱“五里廟”,南鄰的興福庵稱“河南五里廟”,古窯旁的興福河稱“五里河”。
        老通揚運河乃西漢吳王劉濞所開,有河就有了堤,有了土,便可燒制磚瓦,并有水路運輸。借此地利,當地所建的第一座磚瓦窯就是五里窯。后來,老窯向東又先后建起田、喬、戴、方、于五家磚窯,從此“五里窯”不再是第一座窯的名稱,而是包含六座窯的小窯村的名字了。到清末民初時,五里窯有大片套里圩田,是江都大戶朱干臣和陳興五兩家的出租田。小窯村18戶人家,制磚瓦,種租田,在通揚河畔書寫自己的歷史。有道是:五里窯一里長,六座窯一個莊,十八戶來四方,種租田吃粗糧,燒磚瓦住坯房,傍運河通大江,小窯村遠名揚。
        抗戰之前,蘇中地區的磚瓦生產基地格局已經形成,以五里窯為中心,周邊有興化的戴窯、泰州的溱潼、揚州的瓦窯鋪等。五里窯的生意范圍涵蓋江都全境,窯戶中的“大宅門”也比比皆是。
        其實,五里窯更具特色的是制陶業,燒制各種陶質器皿,如罐、盆、缽、壺、杯、碗等,甚至還有筷籠、蟋蟀盒等工藝品。據《石氏宗譜》和《玖余東志》記載,五里窯的制陶業乃清道光年間由石、曹、馮、柯四姓從湖北大冶傳入,至今其后人除居于宜陵外,在仙女鎮的七里庵和丁溝鎮的喬河還有其后裔。
        解放后,五里窯的制陶業曾被列為當地中小學參觀的特定場所。外交部原政務參贊管承治,如今回憶起1949年隨宜陵小學師生參觀五里窯的制陶情景時,仍贊不絕口,連稱“不可思議”。大陸鄉已故學者潘捷之初見制陶,則驚嘆不已,繼而賦曰:“方圓不需規與矩,功夫自有手和心。全仗心靈生造物,但憑手巧奪天工。”
        1951年春,江都召開全縣土特產交流大會,“五里窯磚瓦制陶業”出現在大會榜單上。時任縣長張少堂不論在大會報告中,還是參加小組討論時,都多次提到五里窯的名字,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句話:五里窯很有名。
        1958年,開鑿新通揚運河,五里窯的東半莊變成了新河道,西半莊卻成了河中匯流之處的半島。所幸,仍留下那座古磚窯及緊挨其旁的有130多年歷史的陶罐窯。1963年,作為江都水利樞紐的配套工程,興建了五里窯船閘,就坐落在兩座古窯的“身上”。
        在古窯的zui后時刻,人們不無依依之情,并且關注起該窯“火門坎”的命運——這座古窯最奇特之處,就是那神秘莫測的“火門坎”,長三尺有余,烏黑锃亮,堅硬平滑,銳器刻劃不留痕,雖受經年累月的高溫熾烤,卻始終不改其身:如是鐵質,但高溫下沒有熔化,常溫下沒有銹蝕;如是石質,但高溫下沒有酥散成灰;如是泥質,但高溫下沒有龜裂變形……它什么都像,但什么也不像,多少年來一直無人識得此坎是何質地。人們在惋惜之余,最后總想去看個究竟,探個明白??墒?,古窯zui終轟然崩坍,再未見到此坎身影,留下一個長久之謎。
        1963年,古窯和窯村消失了。但是,船閘被命名為五里窯船閘,五里窯的歷史至今仍被傳誦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0
  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  手机牛牛app